【大明天下】(350-351)

+A -A

    “想不到这家伙还是个有故事的人呐。”丁寿笑得没心没肺。

    言者无心,可人芳心一紧,当即变色道:“寿郎,奴家并无半分对不起你之事,若是不信,奴家以死……”

    29年11月26日

    “其实,宋大哥心中所念的人并不是我。”

    “我说这么大的府邸怎么无声无息地摸到院子里,原来是按图索骥。”

    梅退之突然将一支金针深入半寸,杜星野陡觉全身剧痛,更甚方才。

    “自然是才到,难道非要看着你被冻成鼻涕虫才赶过来不成?”丁寿打趣道。

    “在长风镖局时,宋大哥曾与我有番深谈,他本是富家子弟,与门当户对的心爱女子匹配良缘,却在大喜之日突遭横祸,父母爱妻皆遭毒手,万贯家业付之一炬,多年来漂泊江湖,其实也是为了寻找灭门仇雠……”

    眼光轻转,怀中人双目晶晶,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丁寿轻笑一声,“怎么还说这个?”

    食指按上樱唇,丁寿粲然一笑,“爷又没疑心过你,再死呀活呀的胡言乱语,小心家法伺候。”

    “故而他对你日夜思之念之,不惜以身犯险,千里相护,只为了从你身上找到亡妻的影子……”

    得了杜星野吩咐,七名弟子才鱼贯而出。

    收回按压在杜星野胸前的手指,梅退之拧眉道;“宋中以剑鞘化用‘脱手穿心剑’,这一击着实不轻。”

    “晚辈不知前辈说的是什么意思?”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下,杜星野强咬牙关支撑。

    “哎呀!”杜星野龇牙咧嘴的一声痛呼。

    可人坚定地摇摇头,“你我夫妻同体,两心间自无壅隔,寿郎不疑妾身,妾身也不应有事相瞒。”

    “在下毕竟是锦衣卫的人,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缇帅那里前辈如何交待?”杜星野强忍酸痛,一字一顿说道。

    “嗯?”

    揽着温软娇躯,丁寿笑道:“不急于一时,难得今夜月白风清,我二人便在此赏赏月色也好。”

    “这点小伤还难不住老夫。”

    几名弟子放心不下,还要留下一二人照顾。

    “师徒情深,有何可笑。”梅退之捻须微笑,“杜堡主的七星剑阵奥妙无穷,不知尊师是哪一位?”

    “别胡思乱想了,咱府中没人既能调动这么大一笔款项又熟知府中布置的,怕是某些不甘心的人报复手段罢了。”

    梅退之不慌不忙将另一根金针深入穴道,杜星野忽感在痛楚之外,浑身骨节又是一阵酸胀难言,恨不得动手将这身骨头敲碎才能好受一些,偏偏全身提不起丝毫力道。

    “杜堡主这几名弟子忠心得很。”

    轻应了一声,可人依靠在夫郎坚实的胸膛上,心中平静喜悦。

    不说自家大人都对这老儿客客气气,便是按杜星野在江湖中混出的经验,医生也万万得罪不得。

    “爷总是没个正经样子。”可人娇嗔,递过一张绢帛。

    “七星剑阵奥妙无穷,你小子根本未窥堂奥,仅靠皮毛之学便立足一方,还敢大言不惭。”

    * * *

    “梅神医,你……你何故……如此?”杜星野冷汗淋淋,艰难问道。

    “这几个小子婆婆妈妈的,教神医见笑。”

    “梅神医,师父他无碍吧?”几名弟子忧心如焚地围在周边。

    “老夫的医术不只能救人,杀人也

    “寿郎……”

    可人忧心道:“可是出了内贼?”

    可人自然知道丁家‘家法’如何,不由俏脸生晕,依偎在夫郎怀中,“奴家生受了便是。”

    梅退之挥手间便在杜星野身上下了七处金针,杜星野呼痛之声顿止。

    丁寿叹了口气,“不思量,自难忘,这宋中倒是个多情种子。”

    直到一件石青色绣纹披风披在肩头,可人才猛然惊醒。

    “这是什么?”丁寿诧异。

    “神医,果然是神医。”痛楚全消,杜星野啧啧称奇。

    “那日离京遇险,得宋大哥援手相救,碰巧……碰巧发现奴家与他亡妻容貌相似,故而……”

    “粗浅武艺?好大的口气!七星剑阵如果都是粗浅之学,武当的真武七截阵,少林寺的十八罗汉阵又算什么?走马卖解的江湖把式么?”梅退之森然道。

    “杜某久居塞外,哪来的什么名师指导,不过夜观星斗变化,自创了几手粗浅武学,不值一提……啊!!”

    “听梅神医的,都下去吧。”

    “你们下去吧,猬集一处不利老夫诊治。”

    夜漏更残,伊人独立。

    “寿郎,你几时来的?”

    “这宋中倒是对你不错,性命相逼也不透漏只言片语,偏偏对你知无不言。”

    “府中的布置图,宋大哥说一个贵妇人出价一千两黄金要结果你的性命,并给了他这张地图。”

    第三百五十章·自难忘


努力加载中...
【1】【2】【3】
推荐阅读: 女人不易对窗的老师女友琳琳的故事最弱的禁肉棒使与最胸魔乳师学园我和我的女友一次意外的航空旅程我与长直发气质女淫虐江湖志外篇之唐门惊变
如果您喜欢【3X版主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